电子邮箱

密码

注册 忘记密码?
当前位置:
广东解决“老”问题面临5年“窗口时间”“应对老龄化问题要与时间赛跑,不能把所有事拖到最后一刻再去做”
来源: | 作者:pmo4dc3bb | 发布时间: 2017-01-13 | 3154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老有所养是每个人热切的期盼。曾亮超摄

研究表明,2015—2035年将是广东老年人口数量增长最快的时期,2015年之前的“关键五年”,可以说是广东布局解决养老问题的“窗口时间”。

对社会有忧患意识的人士认为,2010年可能将是养老问题发展的一个节点。

除了“4-2-1”家庭的养老负担外,曾在改革开放之初,一度拉低广东老龄化水平的大量年轻外来打工者,今年也大多超过了50岁“知天命”的年龄。他们对人口老龄化的推动不可小觑。

这是一个与我们每一个人都密切相关的话题。

养老之“缺”

机构养老公办太挤民办太贵

养老院真是这么难进吗?记者带着疑问走访了广州部分公办和民办养老院。

广州市老人院是广州最大的一家公办养老院,有床位1100张。院长洪佩贤说,现在排队申请入院的老人已经达到100多名,而且每天市民的咨询电话仍在不断地打来。“目前床位几乎满了,总人数在1090人以上,只留有极少数机动床位供特殊需要时使用。”

广州市民政局知情人士说,市老人院最高峰时有200多人排队等候入院,越秀区福利院也曾出现数十名老人排队等候入院的情况。

“公办养老院‘爆棚’原因很复杂。”洪佩贤说,“面积大、环境美、功能全、收费低都是广州市老人院吸引老人入住的因素。”

记者了解到,由于公办养老院是义务服务型的,政府把工作人员的工资、水电杂费等全部包下来,一般需要护理的老人每月交纳费用在1500元左右,身体好、能自理的老人交1100元左右。最重要的是,老人要交的一次性购置费只有5000元。

公办养老院出现“爆棚”,民办养老院单人房、双人房也非常紧俏。特别是买民办养老院条件好一点的床位,所要交的一次性购置费动辄就是好几万甚至十几万元。高昂的购置费让老人望而却步。

广州一家民办养老院接待部人员说:“养老院里普通床位很紧张,供不应求,但价格高一些的别墅、高级公寓还有很多可以选择。”

记者看到,这家养老院的低价房光线阴暗,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异味。然而,就在隔壁不远的地方,有几座新大楼,楼外树木成荫,楼内生活设施齐全,但购买床位的一次性购置费在上万到十几万不等。这笔一次性购置费是不退的,令很多人难以承受。

还有一些民办养老院不同程度地存在着环境差、设备简陋等问题。有的民办养老院里,健康老人与不能自理老人、痴呆老人住在同一栋楼,甚至同一楼层。

记者了解到,目前,我省每100个老人才有1个养老床位。各类养老机构所能提供的养老床位有9万张,仅为老年人口总数的1%。既远低于发达国家的5%至7%,也落后于发展中国家2%至3%的平均水平。根据省民政厅2009年10月做的一项抽样调查,全省有超过5.8%的城市老年人有意愿入住养老机构。

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较,广东养老机构发展水平似乎与经济强省的地位有些不相称。相比之下,截至2008年底,上海养老总床位已达8万张,占本市户籍老年人口的2.8%。

社区居家养老部分“星光之家”变成收费麻将馆

养老机构的建设速度毕竟赶不上老年人口增长的速度,这就需要依托社区,为居家的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、家政服务、康复护理和精神慰藉等服务。

但是,目前,我省还处于起步和试点示范阶段,“覆盖面过窄,发展滞后”成为不争的事实。

记者了解到,全省37个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示范点仅为5万多名居家老年人提供了不同程度的到户服务。社区老年人福利服务设施和活动场所达到4683个。

除覆盖面窄之外,社区养老服务配套设施投入不足的问题也很明显。

“就拿社区的星光老年之家来说,本应无偿提供给老人休闲娱乐,但现在有的变成了收费麻将馆,有的关门大吉,有的设备陈旧、管理混乱。”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说。

作为社区的一项重要的养老服务设施,“星光老年之家”的现状似乎与建设的初衷相违背。大部分的“星光老年之家”投入使用后缺乏后续运作经费,一些场地闲置或被挪作他用,很多就沦落成个人承包的收费麻将馆。

而作为居家养老的重要载体,“平安通”从2008年8月正式启动后,一直推行缓慢,并没有达到预想的受欢迎程度。有的困难家庭根本就没有安装固定电话;不符合低收入条件的老人对此也并不欢迎,主要是不愿支付每月的服务费。

养老之难

资金难广州的投入还比不上无锡

“养老服务建设投入严重不足。”省民政厅厅长刘洪说。目前,养老服务经费尚未纳入财政预算,省各级财政预算中都没有“社会福利”的专项科目。由于每年没有稳定的养老服务经费预算,开展养老服务的经费主要依靠福利彩票公益金。

刘洪说,看看邻居香港,不仅将包括安老服务的社会福利服务经费纳入财政预算,而且每年支出上百亿元,仅2008年就支出390亿元。从国际上看,日本老年社会福利服务开支占国民总支出的10%左右。

广州市老人院院长洪佩贤说,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武汉、长沙每年由发改委立项,财政给钱,拨1到2亿扩建养老院。广州市与这些城市相比真的不算多,甚至连一些像无锡这样的中等城市都比不上。希望政府进一步加大对养老事业的投入,在财政上对养老机构给予更大的支持。